• 野人網 HI-神農架▾ 神農架文化 查看內容

    大九湖訪古

    2020-8-3 10:42| 發布者: hisnj| 查看: 883| 評論: 0

    摘要: ◆吳太地神農架西部邊陲,鄂渝交界處有一個3萬多畝的高山盆地叫大九湖。它自古扼川鄂咽喉,是川鄂古鹽道的必經之地,也是兵家必爭之地。盆地四周林木蒼翠、群山環繞,山峰均在海拔2500米以上,從遠處看,每座山峰生 ...

    ◆吳太地

    神農架西部邊陲,鄂渝交界處有一個3萬多畝的高山盆地叫大九湖。它自古扼川鄂咽喉,是川鄂古鹽道的必經之地,也是兵家必爭之地。盆地四周林木蒼翠、群山環繞,山峰均在海拔2500米以上,從遠處看,每座山峰生得幾乎一模一樣,猶如盆地里飲水的蛟龍。據老人們講,大九湖原名大酒壺,是炎帝神農釀制藥酒的地方。香氣四溢的藥酒引來了9條神龍爭飲,天長日久,9條神龍流連忘返,便化作9座山峰依偎在盆地四周。于是,民間就有了這樣的傳說:“四川過來九條龍,走到九湖未回頭,何時識得其中味,不出天子出諸侯。”大九湖雖然未出天子,但出諸侯還真有其事,唐朝廬陵王帳下的統兵大元帥薛剛在此屯兵反唐就是很好的佐證。

    屯兵營

    雪后初晴的冬月,我陪客人上大九湖考察。從松柏鎮到大九湖有上百公里的路程,汽車在蜿蜒的山道上盤旋,不時有掛著冰凌的枝條撩撥著車窗,發出吱吱的聲響。紅皮的樺樹、綠葉的冷杉稍縱即逝,一閃就拋在了腦后。

    我們走過五里坡的埡口,頓覺豁然開朗,一馬平川的高山平原呈現在我們的面前。從東向西看,如果不是遠處的雪峰在陽光下泛著銀光,真不知大九湖高山平原的邊際在哪里。冬天的大九湖,像一只搖籃安放在華中屋脊神農頂的西側,四周緩緩延伸下來的山坡,靜靜地躺在平原的四周,把大九湖圍得嚴嚴實實,成了一個十足的高山盆地。這個看似與世隔絕的地方,卻是屯兵的理想所在地。薛剛曾在這里招兵買馬,張獻忠曾在這里殺富濟貧,劉體純曾在這里聯明抗清。如今,平原上白云朵朵,鈴鐺陣陣,那云朵是啃草的山羊,那搖鈴鐺的則是游動的黃牛,放眼望去,好一幅牧羊放牛圖。

    剛下坡,大九湖鎮的黃信凱先生指著路旁的山坳說,這就是一字號,是當年薛剛屯兵時駐守的第一營。隨后,他又介紹說,薛剛當年在大九湖設了十個營,每一個營都駐扎在山邊的平地里,稱之為號,各號之間相距不過5里,因而大九湖就有了從一字號到九字號的地名。第十個字號是薛剛的大本營,又叫帥字號或掛字號,坐落于落水孔附近,背靠九焰山,面對九燈河,是這十個字號中最大的屯兵營地。

    進入平原,但見靠著山邊的地帶,有很多小山梁夾著的平地,地形非常隱蔽,倘若不到跟前仔細觀察,很難發現住在山坳里的人家。由此可見,薛剛確實是一位將兵能手,深諳用兵之道,他將軍隊隱藏在山坳里,待征剿的官兵來時,突然沖出來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,定能將其打得落花流水。難怪薛剛能在大九湖長期與朝廷派來的武三思抗衡,是因為他深諳用兵之術。

    當我置身薛剛屯兵的營地時,呼嘯的寒風似千軍萬馬操練時發出的聲響,一陣接一陣地掠過原野,仿佛又回到了金戈鐵馬的歲月。那些紅樺、冷杉像埋伏在山坳里的奇兵,隨時準備沖鋒陷陣。

    點將臺

    盡管第二天我們起得特別早,但由于天氣太冷,車子怎么也發動不著,只好到鎮政府門前的沼澤地里觀察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白鸛。這白鸛除了肩羽和尾羽是黑色的以外,通體雪白,鑲嵌在紅眼圈里的黑眸炯炯有神,站在那里亭亭玉立,行走起來風度翩翩,很是逗人喜愛。大家也不顧陷進沼澤地的危險,爭先恐后地追著白鸛拍照。

    10點多鐘,車子終于發動起來,我們擠上車,經過20多分鐘的顛簸,來到了落水孔附近的點將臺。

    點將臺北靠帥字號,南瀕九燈河,臺高約3丈,臺面近30畝。傳說薛剛進駐帥字號后,為檢閱軍隊,令全軍將士用了3個月的時間擔土筑臺。點將臺筑成后,他與夫人紀蘭英身披銀甲,頭戴金冠,腰懸寶劍,足蹬馬靴,登臺校檢20萬大軍。一時間,點將臺前旌旗蔽日,鼓聲震天,雄赳赳、氣昂昂的大軍次第而過,場面蔚為壯觀。

    操練、打仗、農墾之余,薛剛也讓士兵開展一些文藝活動。被貶在房陵大九湖的太子李顯親自上臺表演“唐戲”,他扮演丑角,敲鑼打鼓供將士演兵。每次演出時,四鄰八鄉的老百姓都趕來看熱鬧,此時,點將臺下人頭攢動,點將臺上歡歌笑語。薛剛等將帥有時也上臺湊湊熱鬧,親自登臺獻藝,氣氛十分活躍。將士們在大九湖開墾荒地時,將“唐戲”中的鑼鼓打到田野上,后來演變成今天的“薅草鑼鼓”。千百年來,“薅草鑼鼓”一直在神農架及周邊地區流傳,它生命力強,久演不衰,成了神農架文藝大觀園里的一朵奇葩。

    薛剛在大九湖屯兵長達13年之久,20萬大軍駐扎在那里,糧草的供給僅靠大九湖3萬多畝土地是遠遠不夠的。為了保證這支大軍有飯吃,有衣穿,薛剛不得不將當地的青壯年勞動力征集起來,到周邊的巫山、巫溪、房縣等地籌集、搬運軍用物資。而在農家里的主婦們為了生計,挑起了砍柴、擔水、犁地的重任。長年的野外勞作,大九湖的娘兒們個個皮膚黝黑,身體強健,成了種田犁地的能手。如今,當春耕大忙時節到大九湖觀光旅游時,田野上犁地的仍然是頭裹白頭巾的婦女,這也成了大九湖平原上的一道風景。

    20萬來自五湖四海的大軍駐守大九湖,使大九湖成了文化交流的驛站,殷商文化、秦漢文化、巴蜀文化與荊楚文化匯集在一起,便孕育出漢民族史詩《黑暗傳》。遙想當年,大九湖周邊地區的房縣、竹山、巫山、巫溪是何等的繁榮,即使是戰爭期間,大九湖也是商賈云集。關于這一點,人們可以從這一帶發現的文物得到證明。因此,李顯授意薛剛在大九湖招兵買馬,長期與朝廷抗衡是有一定依據的。

    點將臺前流動的小河叫九燈河,當年薛剛擺九龍陣與前來討伐的武三思抗衡的時候,曾在小河旁的山包上豎起旗桿,掛上9個燈籠指揮9個字號的兵馬與官兵廝殺,由于薛剛指揮有方,全軍將士把武三思的軍隊打得丟盔棄甲,落荒而逃,所以此后就把這條小河叫九燈河了。

    點將臺后面的帥營背靠九焰山,據說登高遠眺,大九湖盡收眼底。同行的陳主任提議攀上山頂看個究竟,終因霧濃雪厚,山高路滑,未能如愿以償。站在點將臺向北望去,帥營背后橫臥的山梁真有9座山峰直指蒼穹,猶如9座烽火臺一字擺開。點將臺旁的落水孔,是大九湖的出水口,流域面積近百平方公里的水,都從這里滲入地下。哪怕是大雨傾盆,山洪暴發,大九湖上的漬水也能在3天內從這個落水孔排完。落水孔里的水到底流向何處,我們不得而知,但我想如果能在落水孔前筑一道攔河壩,使大九湖變成徹頭徹尾的高山湖泊,那湖光山色定能迷倒很多游客。

    娘娘墳

    驅車經梅花鹿場回鎮政府的途中,我們來到了大九湖東南部的娘娘墳。娘娘墳是一個約有60平方米的土堆,土堆上長著一棵參天大樹,還殘留著一根長有丈余的枯樁。據同行的王均學介紹說,這墳堆上原來長著兩棵高大的樹,忽然有一天傍晚,一聲霹靂將其中的一棵擊斷,被擊倒的樹斷為3截,橫臥在墳堆旁。幾截木頭均已腐爛,上面長著一些不知名的菌子,大九湖的人可能犯忌諱,不愿動墳堆上的東西,致使這幾截大木頭在墳地旁躺了上百年。

    傳說這墳里埋的是武三思的妃子白玉花。當年武三思進軍大九湖時,途中遇到了國色天香、武藝高強的白玉花。好色的武三思一見傾心,軟磨硬纏地與她拜堂結為夫妻,并提拔她為先鋒。白玉花曾一度把薛剛打得節節敗退,在接近薛剛大營帥字號時,她遇見了薛剛的兒子薛蛟。年少貌美的薛蛟與人老珠黃的武三思相比,確實不能同日而語,白玉花不免有些傷感,于是她忽生一念,想與薛蛟結為百年之好,將薛蛟誘至八牛灣訴說衷情。哪知薛蛟假意允諾,用計打敗了白玉花。

    吃了敗仗的白玉花悶悶不樂地回營后就進帳安歇了,武三思聽說此事后,忙進帳安撫,他揭開被子一看,見是一只雪白的狐貍臥在床上,驚怒之下,忙拔劍將其斬殺于床上。白玉花死后,武三思只得將她葬在營寨旁的山崗下。因她畢竟有妃子的名分,所以就把埋白玉花的大墳叫娘娘墳。

    白玉花死得不明不白,確實有些冤。葬她的墳堆一度寸草不生,后來一對年輕夫婦拾來兩粒樹籽種在上面,經年累月地精心看護,兩粒樹籽就長成了參天大樹。自此以后,墳堆上才開始長一些不知名的山花野草。一座孤墳臥在山崗下,小溪緩緩從墳腳邊流過,寒冷的西北風在墳頭嗚咽,似乎在向人們訴說娘娘墳主人的不幸。

    有一點是值得白玉花欣慰的,她死后的一千多年里,人們還在述說著她的是是非非,說明她在人們的心目中活了上千年。白玉花生前能帶兵打仗,死后還能厚葬,這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,確實是一件非同尋常的事情。由此可見,唐朝政治開明,造就了無數風流人物。

    大九湖歷史源遠流長,文化底蘊深厚,它既是軍事重地,也是文化薈萃地,洗馬池、弩弓埡、珍珠嶺、八王寨等均為歷史陳跡,一處陳跡就有一段精彩的故事。由于客人有急事要趕回北京,還有很多地方我們還沒有去探訪,心中不免有些缺憾。倘若再有機會上大九湖,我一定要多待幾日把歷史陳跡看個夠。

  • 鄂ICP備14017416號-1.©2014-2021 野人網-
    GMT+8, 2021-6-20 00:41 , Processed in 0.151348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  • 日本三级无码中文字幕